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立即注册

昌黎门户网

昌黎门户网 首页 文学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内容
中华民族 文化昌黎 情感文章 经典幽默笑话 励志哲理 心情日志 名人故事 古文诗词

沙 河

2018-12-21 10:17| 发布者: 昌黎文化| 查看: 666| 评论: 0|原作者: 蔡秀荣

摘要: 听起来,这是一条水净沙明的河流。事实上,没有河,而是熙来攘往的农贸市场。搁在从前,河是有的,水是有的,草荇交横的水底,众多小鱼快活穿梭。水面倒映出夹岸的树木、澄碧的天空,清亮的鸟鸣,岸上迎来送往的日子 ...
听起来,这是一条水净沙明的河流。事实上,没有河,而是熙来攘往的农贸市场。搁在从前,河是有的,水是有的,草荇交横的水底,众多小鱼快活穿梭。水面倒映出夹岸的树木、澄碧的天空,清亮的鸟鸣,岸上迎来送往的日子。必定有人目睹过水乳交融的场景,幸福徜徉其间,仿佛人类最初的生活。是时间的流水带走了另一条河流,裹走曾经的一切。
  我第一次在母亲的带领下走近时,当地人叫做“沙河”的地段坐落着秩序井然的集市。南北走向的通途,首尾隆起一面高坡,模仿了一条船的样貌。不见了动荡丰盈的水流、汩汩的声响,取而代之的,是绵延数百米的小摊铺,此起彼伏的吆喝,八角、大料,羊肉……各种混杂的气味在街道上蔓延开来,沁人脾胃。
  母亲在人群里挪动步子,问询、比较着,从一个摊铺到下一个摊铺。摊铺架得很高,我须踮脚,仰视,方能看见那些红亮亮的辣椒、赫色的花椒,也有细细的粉末,裁好的报纸包了,叠得方方正正。活过的岁月里,好像只有厨房里瓶瓶罐罐的味道最为持久,一遍遍的回想里,忍不住闻嗅。
  冬天的风从四面漏风的记忆深处,直直地吹过来。我裹着黄色的棉衣,一只手被母亲攥牢,迈动鞋底磨得歪斜的脚,被一波波人流推动着,向前走去。童年的记忆中,冬季漫长得过也过不完。
  有时候,晨光熹微的清早,父亲和我走在通往沙河的石子路上。大大小小的庭院分布在两旁。路面的石子被无数双脚踩来踩去,变得光滑平坦,凹凸起伏中,行走也有趣起来。父亲提着菜篮,牵着我,在渐亮的天光里哼着歌儿,一路走去。“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……”电线杆上的喇叭每天都在播放,满大街的人一遍又一遍和一头老牛从暮色中反复走来。听的和唱的,都不厌其烦。
  沙河横亘在这条路的尽头。每天早晨,这里汇集了小镇上最多的人口。慢腾腾迈开八字步的老者,手拎鸟笼走得闲散,主妇怀里抱着幼娃,一边挑拣一边和菜贩讨价还价。也有夫妻成双成对。案板上陈列着大坨鲜肉,也有半扇猪侧卧其上,仿佛生前沉入睡眠。彼时,肉喜肥,切成块投入热锅,转眼熬出许多油。我家有一只陶罐,棕色粗釉古朴瓷实。揭开盖子,香喷喷直扑口鼻。油是凝的,细腻、光滑,拌热米饭油汪汪亮晶晶,让人眼馋。小贩精着呢,要买到肥实的猪肉,可不那么容易。有一次,两个男人为一块肥肉大打出手,瘦高个儿明显敌不过墩实的肉贩,鼻孔被硬拳挥出了血。他猛扑上去,死死抱住肉贩,鼻孔里的血小溪般淌出,大有同归于尽之慨。我站在父亲的身侧,眼前的空间随着人群的涌过骤然拥挤,惊惶失措中,我看见闪亮的刀尖,在人群中左挥右舞。在我怦怦的心跳中,他终于被人群拖拽而去。
  我惦念一只黄鸟已久,却不敢向母亲吐露。和父亲在一起,这种顾虑全无。父亲口袋里的钱币似乎是取之不尽的,变魔术一般,瞬间掏出。我笑着指向那只可爱的小鸟,它正在鸟笼里,瞪着黑眼睛,兴奋地雀跃。手指触摸到那蓬柔软的羽毛,我感觉心脏就要从胸口蹦出。幸福感使我晕乎乎的,有些喘不过气。然而,就在我一松手的当儿,小鸟钻出我的掌心,扑着翅膀,飞向天空。
  靠近年根,沙河里摊位明显密集许多,来往人众,如过江之鲫。大红封皮的月份牌在风里哗啦啦响,也有大开的挂历,上面多的是美女。既为美女,何惧寒风?美女著薄衣,袒胸露臂,在朔风里迎接新年的检阅。月份牌,应该是沙河里最为形而上的物件。我最痴迷的,还是那些气味纷杂的调料,我迷恋这些植物,喜欢它们神秘的身世,当青葱成为前世的记忆,就在余生里,散播神秘的芳香。母亲饶有兴致地拣选,花椒、胡椒、大料、八角、决明子,还有切成薄片的白芷。调料亦是中药,有着人类不及的好名姓。譬如,当归。传说,一对恩爱夫妻,妻子重病,丈夫入山寻药,三年过去,始得良药。妻子拖着病体等候家中,药名正取丈夫“当归”之意。母亲捏起小小一撮,我凑过去,小心地闻,她的手指,也染上了浓浓的药香。那些植物的香芬,馥郁,清明,有着人世深处的欢喜。
(昌黎在线 www.changliq.com)(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全网内部优惠券都在【更省】APP省钱密令:006600)

最新评论

热文推荐

民生爆料

活动看台

社区热帖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