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立即注册

昌黎门户网

昌黎门户网 首页 文学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内容
中华民族 文化昌黎 情感文章 经典幽默笑话 励志哲理 心情日志 名人故事 古文诗词

没有槐树的槐李庄

2018-10-30 10:05| 发布者: 昌黎文化| 查看: 264| 评论: 0|原作者: 肖沛昀

摘要: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,槐李庄一直是一个乡的所在地,直到1988年,才合并到新集镇。   据村里的老辈人听老辈人讲,明朝前期,山西李姓移民来到槐家店附近落户建村,取名李庄,后来与槐家店合为一村,属于槐各庄片 ...

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,槐李庄一直是一个乡的所在地,直到1988年,才合并到新集镇。
  据村里的老辈人听老辈人讲,明朝前期,山西李姓移民来到槐家店附近落户建村,取名李庄,后来与槐家店合为一村,属于槐各庄片村,故称槐李庄。原来以为,槐李庄指定有几棵千年古槐,有古色古香的村落民居,但当和村里几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聊天以后,才知道与我们的先入为主相去甚远。槐李庄位于新集镇政府驻地南1.8千米处,开车转瞬即到,东临杨柳上各庄,南接吴家坨,西至郑庄,北靠槐贾庄。总面积1.37平方千米,居民点面积为0.20平方千米,居民223户612人。经济以农业为主,有耕地1501亩,历史上农业主要以种植玉米、小麦、高粱、水稻、花生为主,不过近几年,他们的大棚油桃发展势头迅猛,足有200多亩,产品销往全国各地,亩纯收入能达到2万元左右。
  槐李庄原来只有一条街道,对面两排民居,大约一华里左右。虽然建村历史较长,但由于村子坐落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带上,全村200多户房屋倒塌,27人死亡,130多人重伤,地震过后村里没有一间是完整的房屋了,属于全昌黎县重灾区之一。所以,民居全部是地震后建立起来的砖木结构房屋。
  很多时候,历史就那么轻轻一抹,就会把几千年几百年人类活动的痕迹归零。看着与我们座谈的93岁老人冯兴云、92岁老人许奉孝、91岁老人刘守平、90岁老人刘成山,看着建于1942年如今已经听不到孩子们读书声的校园,看着校园里长满的萋萋荒草,看着曾经流水潺潺现在已经干涸的水沟,还有收割后的原野,刚刚开始覆盖塑料膜的油桃大棚,我总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希罗多德说过一句话:“我有记录的责任,却没有相信的义务。”其实我们所做的,也只不过是一种“记录”罢了。我曾想看看那条300多年前山西李姓移民修建的那条老街,但如今已经分辨不出来了,我说,实在可惜。几位老人说,可惜啥,就是保存到现在,也没有人居住了。这样的话实在是一个警醒。我们寻找的历史痕迹,大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,一些我们认为“可惜”的遗迹,由于缺乏了实用价值,即便没有“破四旧立四新”,即便没有“文革”,不照样被现代的环境所取代吗?看来,文明的存留,不仅仅是有形的遗存,更重要的是内心的遗存。这才是文明延续的关键所在。
  村东1.5公里处有一条土岗,南北走向,当地人称叫“大坨”,因土质属红土,一到下雨水流如血。老人们说,这条土丘实际上是一条土龙,是被唐朝征东大将薛礼腰斩于此的。
  唐朝初期,中国东北有三个互相混战的国家:百济、高句丽、新罗。唐太宗应新罗国请求,进攻百济、高句丽。薛礼征东就是指征战高句丽的事。薛礼字仁贵,是唐朝著名将领。在民间传说中,薛礼可是平定高句丽的大英雄。据说当年薛礼率领几十万大军由京城西安一路北上,顺着沿海驿道来到了当时属于石城昌黎县的碣石之地。据说当时这里少有人烟,到处是沼泽、河流,薛礼大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,进军还算顺利。
  话说一天傍晚,突然狂风大雨,天地一片模糊。薛礼正在中军压阵前行,前军突然乱了起来。薛礼急忙让传令兵打探虚实。片刻,传令兵跪在薛礼马前报告,说元帅大事不好,前部先锋传来消息,说是一条土龙挡住大军去路。土龙挡路,有啥大惊小怪的,薛礼征东已经两次,大小百战,多大的风浪没有遇到过,何惧一条土龙。于是,跟随传令兵走上前来。
  话说薛礼在马上往前面看去,只见狂风大雨中,一条灰色土龙足足六、七里长短,巨大的身躯不断蠕动,恰恰挡在大军的前面。薛礼见此情景怒不可遏,一提马缰,战马滴溜溜一声长嘶,瞬间冲到土龙面前,手中剑划开一道长虹,一下子朝土龙砍了过去。说来也怪,风住了,雨歇了,军士们再看那条土龙,巨大的身躯一分为二,生生被薛礼的利剑砍为两截。那伤口处,正汩汩冒出鲜红的血液来。这时候军士们纷纷走上前去,才惊奇地发现,这哪里是什么土龙,纯粹是一条横亘在此地的土山,由于天降大雨,被军士们误看作一条土龙。不过,整个土山生生被薛礼一剑劈为两段,这份神力,则不是平常人所拥有的了。
  从此,薛礼剑劈开土丘的地方被当地人称为“开道口”,开道口聚集的雨水鲜红如血,日久形成一井,人们称其为“土老井”,四季流水不断。
  老人们讲完故事,哈哈大笑,纷纷说纯属瞎编。我想,不论是史实也好,传说也好,反映的都是本地居民的一种渴求与希望。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,最渴望的是出现一位英雄,或拯民于水火,或救民于蒙昧,最终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。所以,管它传说也好,真事也好,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老百姓心里的那一份希冀还在。
  我提出去看看那条土丘,村干部说,1973年左右,当时的新集工委在土丘处建了一座砖厂,大部分土岗被挖采一空,“土龙”尸体已经变成砖瓦盖房子去了。对此我没有意外,不过我知道另一个“土龙”,坐落在槐李庄西部、滦河东岸的防洪大坝,是1964年开始修建的,属于昌黎县重点工程,全长20千米,动用全昌黎县各工委、公社、大队几千人兴建,当时都是用人抬大筐,一筐一筐修建而成。自从建成这条防洪大坝,确保了几十个村庄百姓的家园、农田不被水淹。这条土龙虽然短了点,但对当地民众来说,更具有实用价值。
  槐李庄虽小,但出过十几位名人,其中有一位著名画家吴丽珠老师是我熟知的。吴老师1940年生人,196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,师承李可染、宗其香、何海霞、李苦禅、郭味蕖、叶浅予、蒋兆和等先生,现为中国美协会员、美术编审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北京书画研究会常务理事等,擅长中国山水、花鸟画,兼作人物画,其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、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多次联展及个展,应邀参加“国际美术邀请展”“世界女华人艺术作品展”等,并多次获奖。其作品以山水画为主、花鸟画为辅,主要作品有水墨画《北海之夜》、彩墨画《千佛洞》等,1992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《吴丽珠画集》,199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展,2002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系列画册《吴丽珠画集》等。
  离开槐李庄,我忽然想起了废弃的小学校园里,有一棵年轻的槐树,虽然年份不长,但也是郁郁葱葱的一棵。槐李庄,也终于与槐树有了一些关联。村干部说,有人想买这棵树。我急忙说,不能卖!我在心里说,如果卖了,槐李庄,就真的辜负了一个“槐”字了。

(昌黎网 www.changliq.com)

最新评论

热文推荐

民生爆料

活动看台

社区热帖

返回顶部